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情色  »  【无悔青春】1-2作者不详
无悔青春

字数:5854字
  98年春的一个周五深夜,我与云一起看过《TITANNIC》,走在返回学校的路上。
  「我的手好凉。」,云轻轻的说。
  我很奇怪,「今天不冷呀!」云有些不高兴的样子,说道「反正我的手凉。」
  「你不是穿着风衣的吗,把手放到口袋中不就得了?」,我很愚蠢的回答。
  「口袋小,手放不进去」,云没好气的回答。
  「那我就无能为力了」,我实在是没招了。云的脸色更加难看,直到回到学校,一直没再说话。
  回到宿舍,反反复复睡不着觉,总觉得发生的事情不正常。
  「干吗不睡呀,老七?」上铺的老四问道。
  我把经过将给他听。
  「笨死了,你!云是要你牵着她的手呀!平常你也挺浪漫聪明的,怎么关键时候就不灵了?」他笑骂我到。
  我恍然大悟。
  「云那么漂亮,对你有意思是你的福气,老七。你别给咱们宿舍丢脸呀!」老四苦口婆心地劝我。
  的确,云是校花级别的美女。168的身高,穿上高跟鞋几乎到我眉毛那么高,33-21-34的身材,标准的少女中的极品。加上白皙的肤色,精致的面庞。她是我们学校许多男生的追求对象。可她对别的男生中不假辞色。因为我与她是老乡,所以有什么事情总愿意找我。我竟然没想到她是故意在给我制造机会。不能放过这个女孩子的,不让以后肯定后悔。
  第二天吃过晚饭,我去她们宿舍找云。
  她同屋的朋友一见都责问我:「你把我们的云怎么了,惹得她一天都不高兴?害得我们劝了一天。」
  「没什么,我错了还不行吗?各位小姐大恩大德在下没齿难忘。」我只有配着笑脸。
  「怎么酬谢我们呀?」
  「来,我请客。我请大家吃东西,看电影。」我给她们为首的晓宁2张百元钞。
  「我们今晚看电影就不回来了。这个屋嘛,晚上云怕黑,好好表现呀你」晓宁笑着叮嘱我,然后领着其他6个女生嘻嘻哈哈的出门了。
  「找我干吗?」云看样子余气未消,坐在她的床边说道。
  我灵机一动,盗用星哥《大话西游》的台词,故作沉痛的说「24小时以前,有一双纤细的手摆在我得面前,我却不知道好好珍惜。事过以后,追悔莫及。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。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会握着那双手说『我来暖』,如果非要给这次牵手加一个期限的话,我希望是—~万~年!」
  「少来啦!你知不知道你把人家气的一晚上没睡着觉」,云不依不挠。
  「知道!所以来赔罪了!今天加倍补偿!」我诚恳的说。
  「只见嘴上功夫」,云娇嗔,「不,还有手上功夫」。
  我坐在云的身边,握住了那双白皙的手,看着她说。
  云的两眼放出光芒,说道:「从来只有男人追人家的份,人家还不答应呢。只有在你这里,人家想办法讨好你,你还爱理不理的」
  我捧起了云的脸庞,把目光印在他的眸子里,说:「云,我爱你!」
  云默默含情,「我也爱你」。
  说实话,那个时候我在男女关系方面还是学前班级别的。只看过几部A片和小说。于是按照记忆中的招路进行。
  我用右手揽着云的头,狠狠地印上了云那丰盈地红唇。
  「嗯,嗯~~」云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强烈。
  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,我的左手也没闲着,从衣服下摆伸进里面,触摸到了云的胸罩。
  我按摩了一会儿,就把胸罩从后边解开,搂到上边,摸到了云那坚挺的乳房上。
  我用食指和大拇指轻揉着云的乳头,它慢慢的变硬。我的手从云的胸部转移到小腹。可是云那紧紧的牛仔裤挡住了我手前进的道路。
  我一只手越急越解不开。只好把云轻放在她的床上,两手齐用,脱下了云的牛仔裤,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带花边的白色小内裤,那里已经湿透。
  我轻轻的嗅了几下,说「好香呀!」
  「别拍马屁了……」云的声音都有些变了。
  「ok,听你的。不拍马屁了,拍你的好不好?」说着我的手大力地拧了一下云的丰臀。
  「哦……!」云一声娇诧。
  我继续我的伟业,把头伸到云的两腿间,想把那神圣的地方看清楚,稀疏的卷毛,粉色的肉缝,与我在A片上看到的那黑色得下体截然不同。这更加令我疼爱。我笨拙地吻了上去,轻轻地咬了咬,那凸起的阴蒂。
  「噢,噢……」云呻吟起来,腿把我的头夹的紧紧。好容易我才摆脱,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云已经把自己的上身脱光了。
  我伏在她的胸部,口含着一只乳头,一只手捏着另一只乳头。剩下一只手在她阴蒂上揉搓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好舒服啊。」云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了。最后她终于泄了。她的小穴里流出了一大滩淫水。
  我的裤裆早就鼓得象一个小帐篷,三下五除二我解除了自己的武装,和云坦诚相待。一只手扶正肉棒,让它抵在云已经潮湿的穴口,轻轻用力往前一送,顺利地挤进两片肥厚的阴唇中。
  云那里十分紧,给我的侵入造成不小的阻碍。龟头对准着她的肉缝缓缓地向她的肉体压下去。也许是我的阳具太大的缘故,把她隆起的大阴唇顶得凹了下去。
  我轻轻地旋动肉棒,刺激云的阴唇,等到那里充分润滑后,我才继续向前挤,这次虽然还是很紧,但是在我的努力下,我顺利地挤了进去。
  「啊……痛……」她大叫到。
  「女人第一次都是这样的,自古瓜儿苦后甜嘛!」
  我的龟头已经弄进一半,刚好抵在云的处女膜上。「我要进去了,忍以下就好了。」
  「哦。进来吧,进来吧……」她快意的呻唤着。
  我继续施加压力,忽然,我觉得犹如破门而入一般,粗长的肉棍儿整条塞进她的阴道里。撕裂样的疼痛使她不由得夹紧双腿,「疼,疼,哥哥,」疼痛使得云抽泣样的吸气。
  「还痛吗?」
  「不,还有点,但没关系,只要哥哥喜欢,云什么都不在乎。不过,哥哥的宝贝确实太大了,仿佛要把我分成两半似的,不过我感觉很好,哥哥,你一定会弄得人家越来越快活的,是吧?」
  我用行动来向云证明。
  我一边和她热烈地拥吻,一边将肉棒挺进到肉洞深处。肉洞里已经十分湿润了,而且热乎乎的,四周绵软的淫肉舒舒服服地贴在我的肉棒上,不断地给我以压迫感,我的肉棒很快就到达了终点,前面有非常柔软的东西挡住了我的去路,我知道这应该是子宫了。
  我们维持着胶合的状态好一会,然后我开始抽动肉棒,阴壁与肉棒的紧密结合使我的每一次抽动都十分困难,但是每一次的摩擦都给我极端的刺激。
  慢慢她的痛处好象已经减轻,轻轻地挺动臀部迎合我缓慢的抽送。紧窄的阴道里也一收一放地伸缩着,我把插在肉洞里的阳具微微抽出少许,见肉茎上染着鲜血,我满意地塞进去,我的每一次抽出都要完全地抽离云的身体,然后进入时再从新插入,如此这般,云被我弄得心痒难耐,欲火越煽越高,但就是无法得到满足。
  「哦……哦……哥哥……不要这样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不要停下来,」云哀求道,声音已经兴奋得发抖了,「干……干我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哥哥……干我……哦……好喜欢哥哥狠狠地干妹妹的小淫穴……哦……」
  「别担心,会让你满意的。」
  我抬起她的大腿,架到我的肩膀上,开始用力地抽插起来。
  我的每一击都深深地刺到子宫壁,然后每一次的抽出又都会带出大量淫液。
  「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插……插得好……好棒……哥哥……你真棒……」云呻吟着。「啊啊……不要……求你……啊慢点……轻……啊」
  「爽不爽?」我有点坏的问她。
  「恩……啊……不……啊……爽……爽……哦……我快……不……不……行了……要……死了……啊」
  「太好啦……舒服……怎么会这么舒服……好麻……好涨……憋死啦……再深一点……再深一点……用力……」
  她被快感憋的无法呼吸,就像被紧紧包裹在一层橡胶中,只有使劲夹紧阴道,想为自己的找一条出口……
  「……啊……天……要死啦……痒……痒的受不了……不要停……快点……再快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  随着越来越剧烈的抽插,云有生以来第一次达到了高潮~~下身抽蹊,流出一股暖流。在她达到高潮时,我也感到她的阴道突然紧包住自己的阴茎并且在一下下的吮吸,龟头一热像是被泡在热水里一般。这强烈的刺激使我无法再克制自己,伴随着阴道的跳动射出了一股滚烫的精液。
  此时,我俩正疲倦的沉浸在一片幸福之中。
  我俩这次性交时间不短,云说觉着阴道里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舒服劲。太累了,拖着疲倦的身子把那软缩了的阴茎,从云那里拨了出来,随着阴茎的抽出,一股带血丝的白浆从阴道里涌了出来,床面湿了一大片。
  刚才发生的事情象梦一样过去了,云的阴部沾满了许多精液和淫液,我来用舌头舔了又舔,又将阴茎在云肚皮上擦了擦。我们坐了起来,这次性交使我特别满足。她流了许多淫水,我也射了许多精液。
  这一晚我们拥抱着玩到了大天亮。
  天微明,云把我锁在屋里去打水洗脸。我一个人光身在床上。听到开锁的声音,我以为云回来了,就藏到门后。开门,进人,我从后面拦腰抱住她,说「幸福吗,亲爱的?」突然我发现不对头,忙松开手。她转过身来,看到我的裸体,一声轻呼,又急忙捂着脸,奔出房间。我也忙关上门,原来那是晓宁,看完电影回来了。
  无暇多顾的我,急忙穿好衣服,等云回来,匆匆吻别。

            青春2——无负担的爱恋
  自从那次与云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,我们之间的关系直线升温,校园树林里,学校旁边小河旁,宿舍……到处留下我们相爱的「痕迹」。
  但就在那天我光着身子误抱了云宿舍的晓宁以后,我与晓宁之间也微妙了起来。
  本来我只当她是云的好朋友,好姐妹。可自从我们俩发生了误会以后,每次见面她总是脸色发红眼神乖乖,原本说说笑笑的她,见到我就安静了许多。这让我感觉到了问题。总说女人是最敏感的,一点没错。云也发觉了晓宁与我不太正常。
  于是有一次,我与阿云风雨完毕,云躺在我的臂湾中问起了我。当我把我与晓宁之间的误会讲给云以后,云露出了狡黠的眼神:「晓宁一定是爱上我的好哥哥了」。
  爱上我?晓宁?我不敢相信!
  晓宁也是标准的美人,来自濮阳。身材虽然稍低于云儿,但白净的皮肤,清秀的面容,也迷倒了总多男生,她与云并称我们财院双娇。
  「愣什么愣,开始有想法了?」云娇嗔到:「不过,只要你保证你一直爱我,你对晓宁有什么安慰我也不管,毕竟,她也是我的好姐妹。」
  天,我何德何能,得上天如此厚待?!「那就谢谢我的宝贝!」
  我与云儿缠绵到一起……心里想着有机会的话把晓宁也接受过来……
  机会很快就来了,又一个晚上,我到云的宿舍找云,却不在,只有晓宁一个人穿着睡衣在看书。
  「大海。你找云?」晓宁脸又红了,看着我问。
  我情不自禁脱口而出:「找你不行吗?」突然发现自己很冒昧,而且晓宁也不说话了,只是保持原姿势不动。
  我后悔起来,不料晓宁走到我身边说:「可你有了云。」
  我迟疑了一下,从她的口气中,没听出生气的语气。
  我拉起了她的手,并且低着头说:「对……不起,我注定了与云在一起。可在校园这些时间,我们自己可以把握。不求天长地久,只求曾经拥有!」
  晓宁双手在我的肩膀上,笑着说:「我没有生气啊,你喜欢我……我也很高兴呀。」
 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还是不敢抬头正视她,只盯着她睡衣下露出的双腿。
  只见她叹了口气说:「唉!其实我心里……很寂寞的。」
  我心中突然冒起一个声音:「我来安慰你。」但嘴上却说不出。
  晓宁缓缓的道:「难道……要我说的那么……明吗?」
  我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,她也正向我这边投以询问的眼光。
  我大着胆子一把抱住晓宁,她发出一声:「嘤!」接着抛开顾虑,用我纯熟的接吻技巧,往她两片湿润的丰唇上吻了下去,舌头和舌头交缠在一起,互相吸吮舌头。
  晓宁将我推坐在下铺床上,迅速地将我的裤子脱下,当拉下我内裤时,我的肉棒活也似的弹跳而出,晓宁赞了一声:「好粗大呀……」接着迫不及待的将我的肉棒含入口中,用舌头不断的刺激龟头边缘,用口腔当作阴道般的上下活动,晓宁的脸颊也因用力吸吮,而微凹下去。
  好一阵后,晓宁吐出肉棒对我说:「还可以吗?看A片学来的,不知道对不对?」
  我笑道:「舒服极了,很好呀!」
  晓宁说:「我……没有做过,你……要教我喔。」
  我说:「没问题,晓宁你放心啦。」
  晓宁对我妩媚的笑一笑,说:「那就好,我……」说着在床边躺了下来。
  我侧过身去,搂着晓宁,说:「晓宁,你好美喔。」
  晓宁抬头对我羞涩的笑了一下,说:「我也不知道该不该……总之,我心里好矛……」
  不等她说完,我就用我的嘴封住她的嘴,双手将她慢慢扶倒,并且褪去她的最后一道防线。右手勾住她的项颈,左手开始抚摸她的乳房,并用舌尖刺激她耳朵内部的呼吸因为我的挑逗,而慢慢沉重,我的左手开始下移,摸到那卷曲的耻毛,一直摸到她的裂缝就很难再下去了。
  因为晓宁太过紧张,又是第一次接触男人,所以双腿夹的紧紧的。我用左膝盖顶开晓宁得双腿,才顺利摸到那已泛滥的肉穴。
  我已经忍耐不住了,脱去身上衣服,将晓宁的双腿贴紧她的乳房,右手扶正肉棒,对准穴口慢慢地插了进去,但是因为她的肉穴从无人问津,所以满难进去的。我缓缓的进去,只进一个龟头,就痛的唉了好几声,身体一直向上萎缩躲避。
  我把心一横,奋力的插到底,晓宁全身抖了一下,痛的叫道:「啊!你……轻……轻点……我里面好痛喔!」
  我不理她,继续抽动,那紧密的刺激感,使我差点射出来。
  晓宁却哀求道:「你……轻点……慢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……」身体一直躲避。
  我说:「好妹妹,开始都会痛的,等一下就会让你上天的……」
  晓宁道:「很痛……不要了……啊……痛……」
  我继续我的活塞运动。开始时很难动作,但经过了一两百插时,穴壁慢慢松弛,抽送起来也较顺畅了。
  晓宁的叫声也由哀求转变为浪吟:「啊!啊!啊!……好……啊……好舒畅啊……喔……太美了……啊……啊!嗯……」
  我开始每次都撞击着她花心,速度也越来越快,干得晓宁叫得越来越大声:「啊!啊!啊!啊!喔!好……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
  我知道晓宁快达高潮了,不间断的抽插,两手抓住她的足踝狂乱的抽送,这时晓宁狂叫到最高点:「啊!啊!要……要尿……啊!啊!啊!……我要尿……啊!啊!啊!……尿出来了……啊!……」
  只觉晓宁的花心有一股热流出,我的龟头一被那股热流冲刷,突然脚底一阵麻痒,接着鼠溪部,然后一股精液将要射出,我忙抵住花心,让精液完全的进入晓宁的子宫内,让她享受高潮后的点心。
  我拔出肉棒,坐在床沿,只见晓宁的小腹一阵阵的抽续,洞口流出的淫水还带点精液,而白色的床单湿了的那一片,还有淡淡的红。
  我躺在晓宁身边,轻吻她一下。
  她眼睛眯眯的看着我笑,有气无力的说:「嗯,你好棒。」
  我们拥吻在一起,突然,听到了开锁的声音……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
上一篇:【我和蒙牛酸酸乳那个女主角的疯狂做爱】作者不详      下一篇:【俄罗斯女子学院】作者不详
首页  »  武侠情色  »  【无悔青春】1-2作者不详



  • 提示:收藏本站,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 |
  • 站點申明: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,對全球華人服務,受北美法律保護。